剑网3指尖江湖人物实力:

剑网3指尖江湖内测资格 www.zabtm.icu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當前位置:首頁 >  數字出版 >  數字資訊 >  正文

出版業三招破解在線教育難題

日期:2014-06-27   作者: 田麗麗   新聞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隨著互聯網滲透,在線教育已成為傳統出版業在教育行業轉型的重要方向。2013年,在線教育突然迎來創業爆發期,據統計,平均每天約誕生2.6家機構,一年增加了近千家。2014年該態勢將繼續蔓延,并迎來巨額融資,股市上,在線教育概念也逆勢飄紅。面對蓬勃的在線教育發展態勢,被認為具有內容先天優勢的出版業如何應對,是按部就班繼續布局還是轉變思路迎合時勢?

緊抓機遇做“慢公司”

“股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這話套用在當前的在線教育行業十分貼切。據艾媒咨詢(iiMediaResearch)統計,2013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924億元,2015年將超過1600億元。對于這個極具吸引力的數字,各路資本早已按捺不住紛紛試水。據國內IT互聯網商業信息服務商“IT桔子”統計,2013年1~8月就有23家在線教育公司獲得了包括IDG資本、經緯中國、真格基金等在內的多家機構投資,累計金額逾3.7億元。2014年2月17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投資在線英語學習網站VIPABC,同阿里巴巴集團一起參與融資的還有淡馬錫和啟明創投,投資額共計近1億美元。老牌教育集團新東方已經將其在線教育業務單獨分拆,成立一家名為“北京新東方迅程”公司,計劃在該領域進行大手筆投資。2013年百度投資傳課網350萬美元,表明已經開始未雨綢繆。騰訊也在秘密推進在線教育項目,并嘗試與QTALK、微信群等結合。

與互聯網界火熱的在線教育融資相比,出版界的在線教育推進效果則顯得有些滯后。雖有不少出版單位在幾年前就涉足在線教育,如浙江出版聯合集團的同步學、中南出版傳媒集團的名師網、時代出版傳媒的時代教育在線等等,不少出版社還參與了“電子書包”之類的教育項目,雖然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力,但目前大都沒有形成大的規模和產值。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在線教育需要更多的與互聯網技術融合,而這一塊恰恰是傳統出版單位的短板;另一方面,作為數字出版轉型的重要內容,在線教育項目建設往往需要投入較多資金,這也使得出版單位的態度十分謹慎。此外,用戶在線學習和付費習慣還沒有養成。出版業本身對在線教育市場的敏感度較低、重視度不夠,也是出版業在線教育發展緩慢的重要原因。

但“慢”恰好迎合了當前在線教育行業提倡做慢公司的新提法。在互聯網在線教育火熱的表象下,嚴酷的現實是已經有許多的業外公司“還未出名,就已經死了”。德智教育網于2011年8月上線成立,是一家中小學在線學習平臺,據稱當初投入高達億元。然而,就在近日,卻傳來了破產并尋求并購的消息。一個必須直面的現實是,絕大部分在線教育公司在盈利模式上都沒有實現較大突破。而做“慢公司”不僅可以有效避免試錯的風險,同時也給付費用戶的養成預留了時間。

但是,“慢”不代表不作為。“對于出版業而言,現在是布局在線教育最好的時期”,安徽教育出版社副社長、安徽教育網絡出版有限公司總經理阮懷偉認為,“再晚進入就真的沒有機會了”。在江蘇鳳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宋吉述看來,對于綜合性互聯網平臺,出版界基本喪失了建設機遇,“當前各路資本紛紛投入在線教育,說明這一市場的潛力,出版業再不作為,或許在線教育這一機遇,又將與出版業擦肩而過”。

立足教育內容資源先天優勢

在眾多互聯網在線教育界人士看來,引導用戶付費就需要花很長時間,而內容突破不力則阻止了行業向前走。“如何使內容具備吸引力又是極具中國特色的問題”,“中國教育體制以及教育觀使得對內容的需求又顯得更為不一樣。在需求最為持續穩定的應試教育市場,內容質量只是一個選擇的標準,內容提供方的身份也尤為重要。”“只有兩者兼具,用戶才愿意付錢。”

從這些觀點來看,出版業顯然極具優勢。幾位出版業的數字出版專業人士簡單總結了這些優勢并提出了建議。天健互聯網出版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劉愛民認為,出版企業開發在線教育平臺,先天優勢還是內容資源,可以以內容資源為基礎發展特色數字內容平臺,以學校、研究機構、公共圖書館的采購與合作為配套服務,“相比業外的在線教育公司,出版社除有一定的品牌優勢外,還有一定的渠道優勢”。人民交通出版社數字出版部主任姜占峰認為,除了豐富的內容資源,出版業的優勢還在于十分了解用戶需求和擁有穩定的作者隊伍,“但出版業由于規模小、市場化程度不高等原因,在資金投入、技術積累、人才儲備、快速適應和滿足用戶需求變化方面存在明顯不足”。山西出版傳媒集團信息中心主任、山西書海傳媒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范舒陽認為,就在線教育來說,出版業具有先天的基礎內容優勢,“是基礎教育內容,而不是內容。出版業具有其他行業不具備的優質基礎內容積淀,但有待二次開發”,此外,“相比業外的在線教育公司,出版業還具有龐大的用戶群和一定的品牌效益”。

據了解,時代教育在線在2013年年底進行了全新改版,向移動互聯網教育領域拓展,目前機構用戶已達一千多所學校,下一步將向這些機構用戶提供內容增值服務,通過服務學校、服務老師,最終滿足老師、學校的數字化教育需求,改進課堂教學,提升教學能力。“積累了幾十年本土化教育服務的資源一定要善于開發,傳統教育特別是基礎教育階段有獨特的地方,時代教育在線的數字化教育即立足于基礎教育階段。”阮懷偉認為,這也是傳統教育出版社最具優勢的領域。

除了基礎教育領域,在專業領域出版單位利用多年積累的內容資源也在布局在線教育,其中的典型案例是,人民交通出版社已經啟動并準備投入千萬元以上資金,建設和運營交通運輸科技人才數字化學習平臺和機動車駕駛培訓網絡課程等在線教育平臺,計劃利用3年左右時間,逐步建設以交通科技人才數字化學習平臺為核心,以航海知識服務平臺、機動車駕駛培訓網絡課程和公路橋梁教學服務平臺等為子平臺,滿足不同行業領域人群知識學習、繼續教育、資格考試和技能培訓需求。此外,2013年,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和浙江少兒出版社、貝因美合資成立了集貝數媒科技公司,開始對學前教育領域進行探索。

強化技術注重業內合作

新東方在線副總裁潘欣認為,純粹的互聯網人做網絡教育創業最大的短板是不懂教育。而對于傳統教育機構進入在線教育領域的,需要盡快熟悉和擁抱互聯網、移動互聯網。

對于出版業做在線教育而言,最大的優勢是懂教育,最大的短板恰恰是缺乏互聯網理念、互聯網技術。如果拋開引導和培養用戶形成有效的在線學習和消費習慣這一最大瓶頸,技術問題首當其沖成為最大困擾,“很難招到合適的技術人才,招到了也很難長期留下”、“經過一段時間的培養,技術人才剛剛熟悉出版業的特點又跳槽了”、“IT人才覺得在我們這里不是‘主流’,薪酬待遇也不具有吸引力”,這些話基本囊括了目前各家在線教育單位缺乏技術人才的原因。但是“技術是發展數字教育的前期條件,沒有技術作支撐,數字教育很難推進”,阮懷偉認為,隨著開源技術的不斷提升,在線教育的技術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有效緩解,但是技術的投入是永恒的,只有不斷創新的技術才能帶給用戶更好的服務體驗。宋吉述的觀點是,對于出版業專門從事數字出版的公司,不能以出版業的標準來衡量,從某種程度上可以歸納為互聯網行業,在運行機制、評估模式、資本運作手段與方式等各個方面轉變思路。

在阮懷偉看來,合作或許是解決目前在線教育各類問題的最大法寶。“不論是在技術還是在內容資源上,各家企業都有獨到和創新的地方,如果能各自發揮優勢,形成串聯結合體,這個力量將推動在線教育產業發生巨大的變化”。2012年4月,由時代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牽頭的數字與新媒體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成立,旨在突破數字出版及應用產品產業發展的關鍵技術,加速技術推廣應用和產業化。據了解,目前聯盟成員單位除了在技術上的合作創新外,在內容資源上也進行了有效的共享。阮懷偉希望在出版業內今后也出現這樣一個在線教育平臺,既有教育領域共性資源,也有各家出版單位個性化、特色化的教育資源,“通過這樣一個平臺的建設形成產業鏈,把各家的核心工作串起來,實現利益最大化”。“淘寶同學”似乎已經在做這樣的嘗試,2013年12月3日,新一代在線教育平臺“淘寶同學”上線,致力于打造國內最大的精品在線互動課堂,并吸引到了尚德機構、優米網、滬江教育、環球網校等150家教育機構加入。事實上,目前很多出版單位都號稱要打造某某在線教育平臺。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朱衛國認為,這或許是個誤區,“客觀地說,有能力做平臺的出版單位極少”。在眾多采訪對象看來,在傳統教育領域最有可能打造這樣一個平臺的是基礎教育領域的龍頭老大——人民教育出版社。據了解,人教社的“人教網”已建成基礎教育全學科資源網站,用戶數已達200多萬,“人教數字校園”在全國近200所學校展開實驗。